top of page

鞭策政府 监督反对党,马华捍卫人民权利自由


马华公会第74周年党庆

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演词


很高兴看到今天那么多同志不辞劳苦的回到家里,我们兄弟姐妹齐聚一堂为马华公会庆生,一起欢庆我党的74周年党庆。由此证明,大家对这个家始终不离不弃,依然坚持我们长久以来的斗争理念。


今年我们党庆的主题是“自强不息”。这4个字高度概括了两个方面的含义。首先,这是马华公会面对当前政局、保持不亢不卑的处世之道。第二,这也是马华公会向前迈进、自我革新的自强之道。


第15届全国大选后,我国迎来第一次悬峙国会,也为马来西亚政治开启前所未有的局面。在非常有限的选择,同时在国家元首的谕令下,马华和国阵作为一个整体,跟希盟组成了以拿督斯里安华为首相的团结政府,解决了悬峙国会的危机。然而,马华并没有入阁。


马华做过执政党,也做过反对党。这一次,马华又有了一个新的角色。我们是政府的一员,却又不在内阁,对政府政策没有决策权。我们是政府,又不是政府,有人就说,马华所处的位置几乎没有角色可以扮演,加上地位很尴尬,连发表言论也可能处处受限。


然而,我们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环境如何变化,我们控制不了。但如何面对环境的变化,如何自我调整和变通,主动权和选择权却是在我们自己手上。


所以同志们,我们眼前就有两个选择,要嘛就无事可做,要嘛就找事来做。我们要怎么选择,取决于我们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目前的政局,更取决于我们是秉持什么样的理念来从政。


如果我们大家依然坚持马华公会创党以来捍卫华社权益、不分种族服务全民、推动国家发展建设的理念,那么,现在不是我们放弃的时候,现在正是我们发挥创意、加倍努力的时候,在这个新的位置上“找事来做”。


我在一开头就提到,马华的“自强不息”涵盖两个方面。首先就是我们在当前政局的“处世之道”。马华作为团结政府一员但又不在内阁,这意味着我们不受政府官职所限制,在这种情况下,马华国会议员作为政府的后座议员可以畅所欲言。


政府好的政策,我们肯定给予支持,也一定会全力捍卫。但是如果出现决策不妥善,执行不妥当的情况,我们也一定会及时为民发声,给予鞭策,甚至提出更好的建议。例如我本身作为亚依淡国会议员,以及丹绒比艾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日昇,我们在国会里为选区也为全国人民请命,从鸡蛋短缺课题、公积金存款数据引起混淆、MyJPJ系统漏洞、到红登记的公民权申请、打击诈骗案、2023年财政预算案等等,积极传达人民的心声,也向政府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努力履行我们作为人民代议士的职责。


此外,即使不在内阁,我们也成功向政府争取拉曼理工大学4000万行政拨款,以确保这所由我党创办的大专院校,能够延续创校的理念,不分种族的为各族学子提供可负担的高等教育。同时,我们也积极为华小、独中、华商、中小企业的权益发声,确保团结政府能真正贯彻照顾全民、无人被遗漏的团结精神。


除了政府,我们监督和鞭策的对象也包括反对党,尤其是当反对党试图操弄种族和宗教课题,来达到自己的政治议程或捞取选票时,我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坚决捍卫各族人民的权利和自由不受侵犯,坚决维护马来西亚的多元、中庸和包容精神不被破坏。


不久前,伊斯兰党登嘉楼州行政议员在社交媒体发布“中国移民当马来人车夫”的照片,登嘉楼伊青团手持武器扮演“圣战士”上街游行的行为,我们的领袖马上回应,包括总秘书拿督张盛闻、副总会长拿督斯里郑联科等,因为伊斯兰党的言行,已经抵触马华的原则和底线,也危及大马多元社会的种族和谐关系。


无论对象是政府或反对党,我们监督制衡的标准,是坚守党的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也就是以中庸政治和中道政治为基础。任何个人、党派或政治阵营,只要他超越了中庸和中道的界限,马华公会绝不袖手旁观。我们为民发声,不问对象,只问是非。


“自强不息”第二个方面的含义,是马华本身的“自强之道”。回归政治现实,我们从来都是以人头论实力。目前,马华在国会只有两个议员,除了柔佛、马六甲和霹雳州,我们在其他州属完全没有州议员。马华目前的力量处于低谷,我们缺乏谈判的筹码,我们缺乏决定国家政局走向的实力,这是我们必须承认的事实。


我们承认事实,也要改变这个事实。马华要振作起来,要重新强大起来,但我们绝不能等待人家来扶持和施舍,别人也没有义务来扶持和施舍马华。我们必须靠自己强大起来。马华必须自己救自己,马华党员必须救马华。


恢复和提升马华实力最直接的指标,就是增加我们在议会里的人数,包括国会和州议会。要做到这点,我们需要大幅增加支持我们的选票,包括来自各族群的选票。我们需要更多有素质、形象好、能力强、愿意吃苦、愿意坚持的候选人。我们必须推出更多能够让选民相信,也让选民支持的候选人。这一切都需要从改革自强开始。


因此,党中央在2月10及11日,进行了两天一夜的中央领袖脑力激荡营,由几个重要的局和委员会提出了检讨报告,同时也拟定了改革计划,列出行动方案和时间表。我们在几个主要的层面,尤其是宣传、组织、政治教育、智库、新媒体、青年,都设定了改革和自强的方向。我们会认真落实、切实改革,要在最短时间内让人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马华。


但我们也必须有心理准备,改革不会一帆风顺,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就取得效果。我们回顾1969年大选,马华同样面对重大挫败。选后马华宣布不入阁,当时就有巫统领导人讥笑马华为“半生不死”。时任总会长敦陈修信以及过后接过总会长棒子的已故丹斯里李三春博士,先后结合了党内的干部和有识之士,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从党外引进大批新血,力求重整马华。当时的改革计划并没有在一夜之间见到效果,在整个改革过程中甚至还引发了党内纠纷。一直到1982年,马华才真正强势回归。


因此,党的改革需要决心,也需要耐心,更需要全体党员的同心。我们不到黄河心不死,党的改革一定要坚持进行到底,把最强大、最辉煌的马华公会找回来,我们身为这一代的党员,责无旁贷!


接下来,我们的工作将以即将进行的6场州选举为焦点。党中央之前已指示6个州联委会提呈各自的分析报告,作为我们制定策略和采取后续行动的参考。


作为政党,马华肯定是要随时做好上阵任何一场选举的准备,以寻求人民的委托。无论如何,回到当前的客观环境,尤其是国阵和马华如今都是团结政府的一员,同时也面对国盟的强势挑战,我们不能不切实际的认为能够照搬传统的议席分配模式。这是所有政党都必须接受的现实,不止是马华。而另外一个我们必须接受的现实是,没有任何政党能够单独出来竞选,包括马华。


今天的政局在马来西亚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也是变幻莫测的。没有人知道政局在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变化。更没有人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国阵会跟希盟谈判如何分配议席、如何在选举中合作。我们必须接受的事实是,议席的分配已经不仅仅是国阵内部、国阵成员党之间的事情,而是同时也必须跟希盟进行谈判。这肯定涉及更多更复杂的因素,也肯定会产生更多更不可预测的结果。


但是,无论个中的因素多复杂,政治谈判肯定离不开政治现实,而政治现实从来是以人头来决定实力,以实力来决定谈判的筹码。我们必须承认,马华在这方面处于非常明显的劣势。论条件,我们在6个州完全没有任何现任的州议员;论实力,从2008年大选至今,马华在6个州的大部分选举是输多赢少。在这种情况下,马华几乎没有筹码,我们注定将面对一场吃力不讨好的谈判。


对马华而言,即将到来的6场州选举最有可能出现3种情景。


首先,有些同志认为马华应该坚持力保6个州原有议席的上阵权,就算无法获得国阵的同意,也不惜以马华旗帜上阵所有的传统议席。显然的,这是过于一厢情愿的想法,是没有把马华本身所拥有的条件和实力考虑在内,也没有把客观现实考虑在内。对其他政党来说也是一样,如果团结政府中的每个政党都要在本身的所有传统议席上阵,那么团结政府的成立将变得毫无意义,最终也只会让我们的对手渔翁得利。


第二,也有同志认为,我们可以争取在少数几个议席上阵,例如在每个州上阵1到两个议席。这看起来是最理想,也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但也一样充满未知数和不确定性,例如:团结政府是否真的能做到如此慷慨和开明,确保每个政党都能获得分配议席?我们知道,马华在6个州是完全没有州议席,这些州议席都是由其他政党赢下,他们是否愿意让出给马华?


即使我们真的在每个州都获分配上阵一两个席位,我们的胜算又如何?我们届时肯定全力以赴,但以目前政局,没有任何政党有十足的把握,因此我们肯定需要国阵友党甚至是希盟政党的助选。相对的,我们也需要在国阵友党甚至是希盟政党上阵的选区为他们助选,试问我们广大的基层党员是否已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第三,一些同志认为马华不应该在这次州选上阵,而是为国阵友党的候选人助选。一方面是基于马华目前的当务之急是专注于改革自强,策略上应该暂时以保存实力为主。另一方面也可以从中评估由国阵和希盟组成的团结政府的实力。然而,马华若完全没有参选,对许多基层党员来说肯定不是滋味,而州主席和区会主席,甚至总会长就会成为怪罪的对象,被质疑为何没有争取由党上阵。


但持平而论,无论是区会、州又或者是中央领导,根本没有人能充分掌握政局的变化,更不用说主导整个议席谈判和分配的过程。每个人当然都可以有自己主观的看法和意愿,但主观意愿无法改变客观事实。而现实就是,谁的议席多、谁的胜算高,当然就有更大的筹码争取更多议席的上阵权。


来临的6州选举,议席的分配将是考验团结政府是否体现团结精神的一个重要试金石,也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让团结政府印证他们是否能展现诚意、是否能真正贯彻他们所宣扬的团结、合作与包容精神,秉持海纳百川的原则,让所有政党都能参与其中、同舟共济,共同面对6个州选的挑战。这都将考验作为当权者的团结政府的智慧,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他们的态度和诚意。未来两三个月的政局发展极为关键,我们必须随时做好心理准备以面对任何意想不到的变数,因此党中央必须以高度理性和冷静的态度谨慎布局,根据时局的最新发展、客观环境的最新变化,同时考虑各种利与弊的因素,以及党的优势和劣势,以制定能够为党带来最大利益的策略。


说到底,马华如果要在未来拥有更多的谈判筹码,拥有影响政局的更大影响力,唯一的方法,就是我们自己要强大起来,让自己成为一股别人无法忽略的力量。而这一切,都需要从改革自强开始。所以我要再强调一次,党的改革一定要坚持进行到底,绝不放弃,绝不放松!


无论政局如何变化,我们始终相信,马华的斗争路线是最适合马来西亚这个多元国家的方程式。我们以单元种族政党的身分,贯彻多元种族的路线,马华在捍卫华社权益、推动华社政经文教领域发展的同时,也带领华人与友族同胞和睦共处,携手建设国家。


很多人都认为种族政治已经过时,在主观上我们也可能希望如此。但现实告诉我们,作为马来西亚最大族群的马来同胞,他们并没有放弃作为马来穆斯林的族群身份本位。去年大选成绩以及目前的政局已经说明一切,当马来人认为巫统无法保护他们的时候,大部分马来人的支持并不是流向多元种族政党,如公正党或行动党,而是流向另一个他们认为能够取代巫统的马来人政党或穆斯林政党,比如土团党和伊斯兰党。


作为华裔政党,马华无法获得大部分华裔选民支持,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在被华裔选民拒绝后,马华是时候自我沉淀、休养生息、静观其变。马华需要时间自强,以便日后赢回选民的支持。也让这段时间去证明,马华的存在价值。


各位,改革需要时间,外界常说马华有丰厚的党产,事实是我们党的资源如今已非常有限。然而在缺乏资源的情况下,马华并不穷困,因为我们最重要的资产从来都不是物质,而是一群认同党斗争路线的党员,一群无论党处于高峰或低谷时,都对党忠心耿耿、不离不弃的党员。


你们对党的忠诚,一直是我感到最欣慰,也是我最大的推动力所在。身为总会长,每个决定都需要对党负责,向每一位渴望重新把党带往辉煌的党员负责。我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和盼望。


正如总秘书拿督张盛闻在2月13日已公布,根据党章以及中委会的议决,我党的党选将从4月份开始,从支会、区会、州一直到党中央,进行为期6个月的党内选举。我们希望这次党选会有更多有理念、有热情,具备专业背景的新血一起来参选,壮大马华的团队,提升整个党领导团队的素质。


我在此呼吁全党,致力招募有政治热情,认同马华斗争理念的年轻人加入。我们常说年轻人是国家的栋梁,但不能只沦为口号。这个国家的政治舞台,我们需要有年轻人接捧。


任何一个职位或岗位,都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永远在位,在位的也未必永远是对的。我们今天在座的领导,一路走来都是跌跌撞撞,因为前辈们给予机会、给予指导,党给予培育,造就今天的我们。身为领导,我们深知党是长远长久的,而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


在这一次的大选,我党派出多位年轻候选人,说明马华是一个愿意给年轻人平台和机会的政党。只是这次大选他们都一一落败。看到这些年轻人被选民拒绝,我非常心痛。但我要对这些年轻人说,失败的原因不是你们不好,而是时势造就不了你们成为英雄。


政治从来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长征,只要多加磨练,坚持下去,不要灰心、不要气馁,即使是被誉为美国最伟大总统之一的林肯,也是在经历8次的竞选失败后才当上总统。年轻人,不要被失败打倒,你们只是还没有成功。我以长辈的身份告诉大家,你们没有进错党,这个党是正直的党,是真心为民的党,是捍卫族群与各族人民权益的好政党。


接下来,我们要全力投入改革的工作,跌倒了自己爬起来。我们从自强做起,一砖一瓦的重建马华,一步一步的走出黑暗,一起迎接曙光的到来,一起见证马华公会的回归。


马华公会,自强不息,万古长青!

コメント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