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若有旧汉奸,就无黄金祥


作者:黄以乐


拜读黄金祥先生的文章《新汉奸诞生,旧汉奸就可以洗白?》 ,文中提到“大马华文教育,从独立前能够一直撑到今天,靠的都是广大民众和许多无私奉献的华教先贤。过去从林连玉、沈慕羽,到林晃昇、陆庭谕等,无一不遭国阵政府的铁腕迫害。马华当时一直都是政府成员之一,就算不是帮凶,也是袖手旁观。”


有足够分析能力的人,就能明显点出这段文字在逻辑上的矛盾。作为当权者的马华和国阵,如果要逼害或消灭华教,华教根本不会存在至今。华教既然保存至今天,就表示马华和国阵没有逼害或消灭华教。这是很简单的因果逻辑。


马华和国阵掌权60多年,在大部分时期里拥有国会三分二优势,长期以来也是内阁成员,掌握行政权和立法权,握有拟定政策和制定法律的大权。如果马华和国阵要华教灭亡,其实就是一纸通令的事。


华教能继续存在至今的事实,就说明一件事,就是过去马华和国阵不止没有剿灭和逼害华教,反而是保住了华教的继续存在,而且发扬光大。我们只需要举出三点:


一、1950年代正是国家走向独立建国过程的重要时刻,也是为立国后制定政治共识和制度基础的决定性时刻。1955年1月,在马华公会首任总会长陈祯禄的安排下,联盟主席也是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林连玉和董教总代表等,在陈祯禄的家里举行了一场圆桌会议。这场会议奠定我国独立后的母语教育和多源流教育的基础。


这会议的成功进行,关键在于陈祯禄和马华公会,如果不是陈祯禄和马华公会,国父东姑不会大老远跑到马六甲陈祯禄的家出席会议,更不可能会见林连玉和各华教代表。同样的,如果不是陈祯禄和马华公会的安排,林连玉等华教代表也不可能见到国父东姑,遑论在圆桌上以平等的姿态与国父对谈。


大选后,以国父东姑为首的联盟,共同规划马来亚独立后的教育制度与政策,也信守了圆桌会议的承诺,把保障各族学习、传授和发扬本身母语的权利白纸黑字写进了宪法和法律条文,多源流教育政策一直延续到今天,也造就了大马华教的健康成长、蓬勃发展。


政治决定一切


二、李光耀的回忆录《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史》中提到:“马来亚联邦政府于1957年从英国人手中取得独立权后,便开始把国内的华人和印度人边缘化。联邦政府想要接管独立的华文学校,把它们变成以马来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国民型学校,却遭到代表华人的主要政党马来亚华人公会的反对,政府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只好妥协,让华校继续存在……”


李光耀在提到这个史实时,没有提到林连玉或任何华教团体的作用,单单只提马华公会。因为李光耀知道,只有马华公会的意见是重要的、是有效的。作为政治家的李光耀深谙现实政治的硬道理——政治决定一切,政治就是一切。


三、近年来,几个马来团体通过法庭挑战华泰小地位,吉隆坡高庭和哥打峇鲁高庭法官都援引联邦宪法和教育法令证明华泰小法律地位的合法性,他们从来没有在判词中提及华教人士或华教团体的抗争作为论据。


法庭的判决再次说明一个事实——华教能不能保存,关键在于有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而法律和制度的保障,来源于政治力量和政治决心,也就是马华公会在国家独立期间以及之后在奠定和维护华教地位的重要作用。


黄金祥把华教在这片土地的保存和发展,归功于华教斗士和华教团体,而与马华公会无关。这套论述数十年来一直灌输在华社的认知里,甚至已上升为一种“历史正确”和“政治正确”的论述,以致华教斗士往往如同圣人般的存在,华教团体也几乎拥有宗教般的地位。任何人只要质疑这套“政治正确”的论述,就会被视为华社的叛徒。


然而,这套论述和世间上所有理论一样,都应该能够接受审视和质疑。若是真理,就应该经得起检验。


如果说,“大马华教之所以能够保存下来,完全是因为大马华社对母语的热爱,以及华教斗士和华教团体抗争的成果”,是一个无可辩驳的真理,那么它理应也能在其他拥有显著规模华人社会的国家,例如泰国、印尼,以及尤其是新加坡成立。


那么,难道新加坡、泰国和印尼的华人社会都不热爱自己的母语吗?他们的华教斗士和华教团体没有为母语教育抗争吗?以致这些国家的华教无法保存,甚至被消灭?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法律和制度保障


这些国家的华社,肯定和马来西亚的华社一样热爱自己的母语,他们的华教斗士和华教团体,肯定也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去进行抗争。但问题出在哪里?马来西亚华教和这些国家的华教的关键区别在哪里?


就在于马来西亚的华教是拥有法律和制度的正式地位,是受官方所承认,而且也受官方所保护的。这是新泰印等国所没有的。而这个法律和制度的地位,正正是由马华公会奠定下来的。


当然,华教斗士和华教团体的贡献必须受到肯定,但他们的作用局限在两个方面:一是作为压力团体,对政府的教育政策进行监督制衡;二是激发和鼓励华社热爱母语,推动母语运动等。


然而,回归政治现实,真正保住母语教育的存在,是体制内白纸黑字的法律和制度。同样的道理,能保住华教的唯有法律和制度,能灭掉华教的也是法律和制度。


最后,回答黄金祥文章标题的那道问题:新汉奸诞生,旧汉奸就可以洗白?答案是:从来没有所谓的“旧汉奸”。如果马华公会是汉奸,今天黄金祥先生可能根本没有机会取“黄金祥”这个中文名字,也可能没有机会用中文来写一篇骂马华公会是汉奸的文章了。


原文链接:

Comments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