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希盟政府发援助品,反对党州议员没份,谢琪清忘了监督自家政府?


对于宁宜州选区的希盟协调员罗斯里澄清有关州政府在该选区分发的援助品其实并非每份只值30令吉,而是50多令吉。并辩称有关价值30令吉物资可能是来自其它单位,结果引起人民混淆。 马华公民社会运动局对此牵强解释感到震惊和不满。并要求罗斯里公开有关州选区分发援助品的总支出、受惠者人数,以及购买有关物资的收据。 该局主任吴健南也透露,罗斯里的上述声明也证明了森州希盟政府即便在这疫情非常时期,也继续玩弄政治打压州内的16名国阵反对党州议员,竟然把有关选区的物资拨款交由并非民选的希盟协调员处理和分发,漠视该些选区上万名B40群体利益。 而有关国阵州议员也已跟该局亲自确认,在森州希盟政府于第1阶段所分发的总值300万令吉拨款和总共4万2000份援助品当中,有关国阵州议员竟然连半份都没得到或处理过。比早前获得联邦国盟政府通过福利部发放150份物资的亚沙火箭国会议员谢琪清还要不堪。 因此,他要求谢琪清解释,若套用他早前指责联邦国盟政府的逻辑,即当局倘若没有通过民选国会议员分发有关物资,就是等于漠视该选区B40家庭利益,或玩弄政治。 那么森州希盟政府这种绕过有关16名国阵州议员,并通过本身协调员分发有关物资的不尊重民选议员举措,是否也同样在玩弄政治和违反民主精神? 而且,若根据大臣所公布的上述数据,即第1阶段在州内各州选区总共分发了4万2000份物资。那么根据平均值计算,当局至今已在有关16个反对党州选区分发了大约多达2万分援助品。因此究竟这2万份物资去了哪里?受惠者是否都符合资格?有无有效机制监督有关物资的发放确保没有任何舞弊和干捞? 因此,除了严厉监督联邦政府理应通过福利部发放给亚沙国会选区的有关1000份物资。吴健南质问谢琪清是否也会以同样严厉标准监督州政府在16个国阵州选区所发放的有关2万份物资,以证明本身的确以弱势群体而非政治利益为优先? 另外,随着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已公布指州政府在2阶段援助计划中,已拨款总值150万令吉物资,给旗下6个州选区的大约29万名受惠者。吴健南也要求谢琪清公布州政府迄今在亚沙区5个州选区所发放的物资总值和受惠人数,以及每份物质的价值,以贯彻透明施政文化,并证明当局没有漠视亚沙区的B40家庭和弱势群体。 吴健南也透露森州和亚沙区一些选民已告知该局指最近已陆续收到来自联邦政府所发放的各项援助计划,包括口罩、国民关怀援助金、司机援助金、薪金津贴等。并呼吁有关受惠者善用有关援助金渡过疫情难关。 也是马华亚沙区会秘书的他也透露,该区会自上月行管期落实以来,一直都有给予亚沙区乃至全国各地前线人员和弱势群体包括警方、清洁工、送餐员、小贩、司机、单亲和赤贫家庭、外劳等,提供各项物资援助包括口罩、手套、必需品等。 虽然他坦诚该党在森州缺乏执政资源,但很庆幸也感激获得一些地方上的热心人士、企业和团体给予积极配合和慷慨捐助,共同为弱势群体雪中送炭。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