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式新闻自由—— 只有歌颂我的自由,没有批评我的自由

2014年5月,无疆界记者公布2014年世界新闻自由排行榜,大马新闻自由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47,槟州首长林冠英立即大作文章,声称新闻自由是联合国人权普世宣言第19条里清楚注明的基本人权,条文阐明“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与表达自由的权利;这权利包括了人们在不受干预下拥有言论及寻求无疆界地透过任何媒介接收及发表资讯与思想。”



当时林冠英文告中堂皇的每一字每一句,其实句句都能反过来在他自己身上受到检验,也就是他所说的每句,如今成为审判他打压新闻自由的铁证,同时也证明他对新闻自由的理解是“不能报导任何关于林冠英的负面新闻,否则他将纠众对付之。”

林冠英对新闻自由的定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从上述记录可见,媒体面对林冠英能拥有的采访自由,是多么的有限。不但如此,就连他的新闻版位版面如果不如对手,他同样向报馆投诉,干预媒体编务。


然而上述事件都没有比2013年,林冠英用来对付北马第一大报《光华日报》的手段动魄惊心。话说早在2013年505大选前夕的5月3日,民联在槟岛旧关仔角举行的政治演讲中,林冠英在场对着10万群众炮轰《光华日报》删减其文告,在10万群众面前“提点”该报,要紧记该报创办人孙中山所提倡的“天下为公”理念,并呼吁在场10万人,向该报大喊三声“天下为公”!摆出纠众向报社施压的姿态。

首长官车乱泊是王道,媒体报导是无理取闹?

2014年,《中国报》因林冠英官车停车事件提出询问,换来林冠英对该报穷追猛打,替该报冠上“国阵宣传员”的称号,却不正面回应有关违规停车的事实。


不甘受屈的报社,隔天以超过半版的排列,图文并茂的展示该报也多次报导林冠英正面新闻,借以纠正林冠英错乱的思绪。


在这场纠纷中,除了怪罪媒体炒作,就是抬出自己的司机,要求媒体放过他的司机,把司机当成代罪羔羊。


向来把起诉媒体当嗜好的他,也没有针对这篇报导起诉《中国报》,如果是假新闻,以他的个性,绝对不会罢休,但他没有,事实证明,他只是不爽报章刊登他负面新闻,才会喋喋不休。


他豪言叫执法组开传票给他,但不要忘了,他的传票可是人民去替他“买单”,这种特权心态,正是他未当官前最常用来炮轰国阵的主题,如今首长的乱停车特权更是媒体与群众不能质疑的特权!


媒体欺善怕恶?


受英文教育的林冠英很喜欢以“欺善怕恶”冠在新闻从业员的身上,可能他真的以为自己是甚至摇身成为“弱者”,指媒体欺善怕恶,试问他真是善类?


2014年8月,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被记者询问起槟自愿巡逻队是否有黑社会,林冠英没在现场就指记者“欺善怕恶”,因槟中文记者与摄影记者协会及槟城报界俱乐部发文告炮轰首长处处针对中文媒体,引来首长特别助理黄剑飞洋洋洒洒3000字文告针锋相对。其新闻秘书张燕芬护主心切,也加入讨伐中文报的行列。


面对如此来势汹汹的阵势,谁是善?谁是恶了?首长的助理约30人,如果每人每天出一篇文告骂报馆,都足以骂足一个月。


就像今年初发生的违规泊车事件,截至截稿日期,粗略估计已有新闻秘书张燕芬、首长选区助理陈庆隆、槟州首长特别助理黄汇婷,相信陆续会有来。


民意支持首长乱泊车?


首长每每做错事就声称被逼害,都是国阵的错,他总是没有错,包括他乱泊车,大不了是司机和媒体的错。


他大剌剌的说,人民做他的后盾,令人不禁想起民意有多少支持他乱停车的?如果贵为一州之首,把交通条例这么基本的规则都不能守,州内子民是否也可以随意停车?如果不能,首长凭什么有特权,凭什么禁止媒体与人民行使监督的权利?


如果他真的喜欢乱泊车的特权,又自称有大批民意支持,索性就向槟州人民宣布,让他拥有乱泊车的特权,如此一来,大家也不必追着他PG1马赛地豪华房车的踪迹了。


本文的总结以2014年5月世界新闻日,林首长的同一篇文告。他说道:


“独裁政权关闭报馆和扣留记者,还有媒体业者滥用权力出版刊登散布谎言,却拒绝尊重给予回应权力的原则,正极度威胁着新闻自由。要取消这些恶法的斗争并不容 易;同样的,要纠正谎言及主张获得回应的权力也极不容易。在这种时局之下,或许需要诽谤诉讼行动来区分谎言与事实,同时额外的法制独立仲裁必须存在,以能妥善惩罚卖弄谎言是非者及诽谤诋毁者。”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