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把教育政治化,政府大学不应成为牺牲品


首相马哈迪袒护教育部长马智礼的种族主义言论,令人感到失望,因为马智礼身为教长,理应不分种族推动国家教育发展,但他竟公然发表充满种族歧视的言论。


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斯里郑联科表示,首相显然并不了解马智礼之所以引起广大人民不满的真正原因所在,而这也显示,行动党部长无法把人民的心声带入内阁。人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教育领域应该拒绝被政治化,不会因为党派政治的议程而被无辜牺牲。


郑联科指出,马智礼为了合理化大学预科班固打制,而提出土著在职场上因为不谙中文而被拒聘的课题,这是完全错误的论点,也跟协助土著接受高等教育的问题毫无关系。相反的,把大学预科班的学额增加到4万个,在大学学额依然维持4万2000个的情况下,此举除了将挤压大马高等教育文凭(STPM)考生的机会,长期而言也将拉底政府大学的水平。


“在之前,大学预科班2万5000学额占大学4万2000学额,是一个相对平衡的比例,因为其比例与国内马来同胞的人口比例大约相等,也就是60%左右。这是前朝国阵所制定的比例,也就是有40%或1万7000的大学学额,是由大学预科班以外的学生进入。


“这是为了鼓励有竞争力的求学环境,让有能力的马来人勇于接受竞争,最终拒绝‘拐杖’或‘后门升学’的管道。”


他指出,除了大学预科班,政府也通过玛拉工艺学院协助马来学生,培养了数十万的毕业生。因此,再把政府大学4万2000学额中的90%保留给马来学生,根本是没有必要的。


他抨击,内阁增加大学预科班学额同时维持固打比例,只为了希盟能显示自己是土著学生的捍卫者,但最终将阻碍政府大学的健康发展,国家高等教育水平和体制成为牺牲品。况且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马来学生拥有真正实力,也会被视为靠“拐杖”或“后门”而学有所成,这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羞辱。


“更重要的是,马智礼的言论等于是把土著的失业问题归咎于非土著,这是非常种族主义的言论,无非是为了协助希盟争取马来人的支持,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撕裂族群关系和破坏国家和谐。”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