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比前朝更倒退崩坏,“新马来西亚”宣告破灭!





509希盟执政后,我们常常可以听到希盟的领袖,尤其是林吉祥喜欢向人民喊话:我们要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我们要对前朝的种族政治说不,打击贪污滥权腐败,给下一代一个公平、民主、廉洁的未来……


然而,希盟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为了保住政权不沦为一届政府,希盟至今所落实的种种政策,都是比前朝更倒退的种族政策;所做的一切,都是违背以前所承诺的。


事实上,希盟口中的“新马来西亚”,在旧首相和希盟众领袖的带领之下已经宣告破灭!



狂推土著优先政策



过去,人民最讨厌的就是前朝巫统经常发表一些种族主义的言论,及推行种族主义的政策,所以才要在509大选推翻国阵。


然而,希盟执政后却“青出于蓝”,上自首相、下到部长,个个都是热衷于种族主义,以土著为先的论调。


刚执政,首相敦马哈迪就执意以政府的名义召开土著经济大会。不仅如此,敦马更三番四次公开指华人比较富有,所以政府需要继续扶助和照顾马来人。连谈到恢复地方选举,他老人家也以“导致种族冲突”来作为否定的理由。


除了首相,“未来首相”安华也同样抱有这种土著优先的思维,公开威胁华人如果不想政府实行种族政策,华企就必须额外做一些事情。


在输掉了士毛月补选后,另一个“未来首相”人选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也表示,希盟必须致力于推动土著经济议程,才能令希盟成为马来人的首选。


在政策上,希盟不但重新推动前朝已经废除的30%土著股权固打制、派发36张新的汽车入口准证(AP)给土著公司;在联邦项目招标上,财政部长林冠英也承认将维持土著优先政策。


由此可见,希盟为了拉拢马来人票巩固政权,以土著为优先的经济议程和马来人经济政策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既定政策和国家未来方向,那又如何让人相信希盟有心建立对各族平等的“新马来西亚”呢?



推翻过去信誓旦旦的原则



过去,希盟说好执政后,就要重查敦马在90年代掌权时炒外汇亏损300亿令吉的丑闻,如今已经没人敢提出重查;行动党喊着要查敦马涉嫌藏在海外的1兆令吉,已经没人敢出声。行动党元老林吉祥甚至厚颜无耻的说,他从来没有说过敦马贪污!


赵明福坠楼的命案,过去行动党言之凿凿指控他是遭到前朝政府逼害而非自杀,然而现在警方只援引“错误囚禁”罪名来调查此案,希盟和行动党已经爱理不理,看似没有打算为赵明福翻案。


过去希盟还是反对党的时候,不停炒作莱纳斯稀土厂和山埃有毒、会伤害人民的健康,借此捞取了很多人民的支持。结果现在希盟告诉我们,稀土和山埃没毒了,希盟会继续更新莱纳斯的执照,甚至允许稀土废料永远留在马来西亚,叫人民不要反对,因为稀土很赚钱,政府正在物色更多的地点去开采稀土!


当初签署反莱纳斯的13名希盟部长,升官发财后就将这些环保分子抛诸脑后了。


原来所谓的“新马来西亚”,意思是换了新政府后一切都会自动漂白,昔日说有贪的都会变没贪,有毒的都会变无毒,自欺欺人说是“新”的马来西亚!



拒绝签署种族平等条约



在马来社会反对的声浪下,希盟为了保住马来选票,拒绝签署与国际接轨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和《罗马规约》(Rome Statute)。


可悲的是,希盟为了合理化这个决定,各成员党竟然以种族主义的言论来威胁国人。


就连被视为“新派马来人”的青体部长赛沙迪也说出,若签署《ICERD》将削弱马来人和伊斯兰的地位,土团党青年团将带头反对到底。


更令人震惊的是,口口声声说要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林吉祥,在另一边也“威胁”华人说,担心签署《ICERD》后会重演513种族冲突事件!


根据统计,《ICERD》在世界上已有175个国家签署,大马是少有的15个未签署的国家,试问一个倒退的国家也配叫新马来西亚吗?



重返教育同化政策



首相敦马回锅当首相后,除了第三国产车、马新弯桥、F1计划之外,另一个他最念念不忘的,就是重新推动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在同一屋檐下上课的“宏愿学校”,企图将我国的多源流教育制度变成单源流教育。


为了实现这项愿望,敦马派出了和他一样种族主义的“黑鞋部长”马智礼担任教育部长,配上静静不敢出声的副部长张念群,可说是“蛇鼠一窝”,一起将大马教育推向单源流制度的方向,将华教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


比如,为了照顾马来人的感受,希盟承认统考的日子何止最后一里路,简直是无限期搁置。教育部也不顾华裔和印裔社会的反对,在政府大学预科班配额上落实90:10土著与非土著种族固打制,比前朝更退步!


无论华裔和印裔社会怎么反对,教育部最后还是执意推行华小和淡小“认识”爪夷文字,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同化华小和淡小!反观董总捍卫华教,就被敦马指责为“种族主义”,这是什么道理?


正所谓“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要消灭这种语言,首先从他们的学校里下手……”,现在我们知道了,原来所谓的“新马来西亚”,最终是要华人和印度人都放弃自己的文化特征,像财政部长林冠英一样不再承认自己是华人,不再保留各族的文化习俗!



助长朋党主义



希盟在大选宣言第22项,曾承诺“希盟政府将确保,受任命为国家和州政府官联公司的董事,是有信誉的专业人士,而非基于政治关系而受委”,然而却多次遭揭发任人唯亲,特别关照自己的朋党。


以行动党为例,文冬国会议员黄德不环保了,欣然的接受被委任为大马木材工业局主席;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受委为中国商务理事会CEO、林冠英的前助理周锦炎受委为槟城港务局主席、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受委纳闽港务局主席、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受委为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主席、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受委为巴生港务局主席等。


最新的例子是,已被委任为公账会副主席的行动党霹雳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又被委任为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主席,两个职位明显存有利益冲突。


可笑的是,上述的每一个人,没有一个拒绝委任或辞职!


所谓的“新马来西亚”,原来只是换上一批新的朋党。昔日的反对党升官发财后,当然已经静静不出声!



破坏体制改革



首相敦马公然违反《希望宣言》第14项承诺“革新反贪会”所阐明的,“反贪会委员的任命将由国会以民主的方式制定”。在绕过国会的情况下,擅自委任公正党的前法律局主任拉蒂花为反贪会主席。


一来,它凸显了首相权力独大的滥权现象,这对于民主的体制是非常不健康的;二,也令人质疑有公正党政治背景的拉蒂花,在执行任务时的公正性。


如果“新马来西亚”真的下定决心改革,为何希盟却违背承诺,任由政府沦为“一马”(一个马哈迪)的政府,破坏了体制的改革?



摧毁司法公正



希盟执政后的一个奇特现象是,凡是希盟领袖涉嫌犯罪的案件大多都是不了了之。


像财政部长,也是槟州前首长林冠英涉嫌的低价买豪宅案件,在希盟执政后竟然就被宣告撤案,法庭的判词是耐人寻味的“撤案但不代表无罪”。槟州63亿海底隧道贪污案,外泄的反贪会调查报告明明指出行动党领袖获得10%的利益,但竟然就此没有下文。


行动党的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被指涉嫌强奸女佣, 但离奇的是,强奸罪本应属于不可被保释的罪行。但杨祖强前往警局协助调查,警方在逮捕他后,不仅给予口头保释,也没有延扣他。


疑似经济部长阿兹敏的男男性爱短片也是如此,明明两男性交已经抵触法律,但总警长竟然以“男男性爱是私事”来敷衍带过,至今警方的调查也是不了了之。


换作是前朝政府的年代,早就被反对党骂了祖宗十八代,加上各种示威抗议及要求辞职了。



看来,509之后,马来西亚并没有变得更好,反而越来越退步!


希盟所吹捧的“新马来西亚”,只是希盟用来洗脑人民和自欺欺人的一场春梦!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