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素沁靠“爱棕油运动”?不是救棕油而是灭棕油!


从部长的推广运动来看,让外界看笑话的是,郭素沁不务正业。她落力推油棕的举动,反而变成了与保健业代理无异。马华宣传局副主任拿督梁捷顺表示,棕油业者真正的困境是,若棕油继续出口无门,到时真的靠每人一天一桶也没有办法救油棕,而郭大部长就不是救油棕,而是“灭油棕”了!


由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在国会走廊推展的“爱大马棕油运动”,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昨日在国会当“棕油推销员”,送红棕榈油给每一位国会议员,还准备了各种以棕油为食材的食物让国会议员食用。从这一层面看来,部长推广爱大马棕油运动本是好事一桩,但是更深一层的了解,如果只是单靠部长落力的在国内推广就真的可以“救棕油”,郭素沁也未免太天真了!


“从去年开始,棕油价格一直跌跌不休,面对欧盟计划限制生物燃料领域使用棕油,大马出口至欧盟的棕油量至少减半,或相等于降低80万至90万公吨。与此同时,基于马中关系不明朗,中国已减少向大马进口棕油,再加上印尼棕油以低价抢滩,还有印度国内油籽供应提升等等原因,导致大马棕油出口无门、销路惨淡。”


他表示,身为原产业部长的郭素沁不从政策上着手,为棕油寻找新的出路,而只是以小格局策略,如鼓励国人多使用棕油等,这根本是无济于事、杯水车薪,也拯救不到整个棕油业,反而将推向另一个死胡同。接下来,2019年全球棕油需求估计将写下20年来首度下滑纪录。由于库存增加及需求下滑,大马原棕油期货价格在2月下滑近8%,直接冲击依赖油棕收入的小园主,让小园主苦不堪言。


“棕油生产对我国经济非常重要,我国是继印尼之后的全球第2大棕油生产国。对小型棕油业者而言,棕油更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如今原产业部的决策,都左右着581万公顷的棕油园,国内65万农民生计的饭碗问题。若想要减缓潜在影响,大马政府须开始拓展新市场,刺激出口。”


他补充,若大马能改善与各主要国家,特别是与中国的关系,大马就可建议中国效仿印度减少棕油进口税的做法,这有助促进大马棕油的出口。此外,大马也可仿效印尼,取消棕油出口税。


“但希盟政府依然置小园主饭碗于不顾,一直做那些自以为有效的门面功夫,还建议业者改种其他农作物取代油棕,也不知部长是不是太天真,但肯定的是糊弄了小园主。”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