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律师也要吃草


作者:吴健南


于本月15日正式生效的2023律师报酬指令,无可否认比过去多次的律师费调整引起更大争议。一些利益相关单位,包括大马竞争委员会、大马房屋发展商协会、大马购屋者协会。乃至退休法官,皆纷纷提出不同角度看法。而身为一名跟此措施存有切身利益关系的执业律师,我又怎么看?


首先从法律角度而言,作为其中一个专业领域,法律界就像其他专业领域如医生、工程师、会计师等一样,拥有一套特殊法律1976法律专业法令,以特别管制律师们的基本执业条件和严谨操守等。最终目的为了维护此专业领域尊严和素质,以及广大客户的最高利益。


在相关法令的各项条规底下,我们也比一般在自由市场竞争的商业行业,受到一套更严谨标准的管制,如无法自由刊登广告、每年必须向 律师公会更新执照、设立一个每年必需被稽查的客户银行户头、以及 允许客户针对一些律师的违反操守举措,向纪律委员会提呈投诉,乃 至可能吊销其执照等。


因此,有关律师报酬指令,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法律框架下,通过第113 条文设立了一个涵盖司法界(联邦大法官或代表)、总检察署或代 表,联邦法院主簿官和4名来自律师公会代表的律师费用委员会,以定期调整国内执业律师在非纠纷领域的标准收费。换言之,类似标准收 费管制,只局限于类似的非纠纷领域,如大家最熟悉的产业买卖、转让、抵押、出租等。反之在涉及纠纷的执业领域,即所谓的发律师 信、民事或刑事诉讼等,则完全不受该委员会管制,而根据自由市场定夺。


因此,有关律师报酬指令,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法律框架下,通过第113 条文设立了一个涵盖司法界(联邦大法官或代表)、总检察署或代 表,联邦法院主簿官和4名来自律师公会代表的律师费用委员会,以定 期调整国内执业律师在非纠纷领域的标准收费。换言之,类似标准收 费管制,只局限于类似的非纠纷领域,如大家最熟悉的产业买卖、转 让、抵押、出租等。反之在涉及纠纷的执业领域,即所谓的发律师 信、民事或刑事诉讼等,则完全不受该委员会管制,而根据自由市场 定夺。


当然,撇开法律基础不谈,无可否认的,在这个人民普遍感受到巨大 通胀压力的敏感时机,任何一个商业领域的收费涨幅,肯定是不受消 费者欢迎的。但这又来到我要跟大家脑部激荡的另一角度,即自由市 场竞争的运作,是否应该完全没有底线,乃至不理有关业者的死活?


举个我一直非常关注的国内电召车领域作为例子,许多司机最近不断 跟我大吐苦水,由于大马电召车领域没有像德士行业一样设定标准收 费,结果他们如今在各电召车业者的红海削价战中沦为最大受害者, 有些行程的过低收费,连维持汽车基本开销都成问题,更妄论要养家 糊口。当然,短期内乘客肯定乐享其成,但长期而言整个行业还能维 持下去吗?最终肯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同样的道理,若大马的律师市场,在有关非纠纷领域完全不受有关标 准收费管制,而任由不同业者进行毫无底线的削价战。长久下去,还 能维持此专业领域的基本素质和操守吗?若过程中出现重大的专业疏 忽,造成严重的利益损失,谁又该负上最大责任?天下哪有“又要马 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便宜事?


提到涨幅方面,虽然根据有关最新收费标准,50万令吉以下产业的律 师费从1%提到到1.25%,但比起产业中介公司的一般3%佣金抽额还是 远来得少。更重要的,比起过去的指令过于僵化,完全不允许这方面 律师费的折扣,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有关指令已允许律师们给予从 25-50%的折扣空间,让我们更有弹性针对不同个案性质决定最终的合理收费。


至于竞争委员会提到,我们是否应该效仿一些先进国如新加坡、英国 和澳洲等的律师公会的举措,不再在非纠纷领域设定固定收费。就干脆像法庭诉讼领域的运作。我则认为可从更开明和宏观的角度加以探讨。


首先必须承认的是,虽然这些先进国都没有制定固定的非纠纷领域律 师费,但相信没有多少大马人会认为这些国家的相关律师费会比大马 来得便宜。


事实上我国一直以来都流失了许多法律精英到新加坡,因为根据他们 的回馈,即便无法在新国法庭执业,而只是当个公司内部的法律顾 问,薪酬却是在大马执业的双倍。而且工作时间也比大马执业来得稳定,无需时常漏夜加班而又没有额外加班费,长期过着犹如非人的高压生活。这证明即便没有制定固定收费措施,未必就会迫使该国的律 师行业陷入毫无底线的不健康削价战。


所以我认为大马律师公会在这方面可以反思的,是否一味调高国内律 师在这方面的固定收费,即能达到提高此专业待遇和服务素质的目标?一方面固定收费,一方面允许折扣,是否在自相矛盾?


是否有其它更具创意、灵活和跳出旧框框的大胆方式,可以异曲同工、与时并进,更有效提高大马律师专业的竞争环境素质,为许多如今在红海中垂死挣扎的律师们,开拓另一片更健康竞争的蓝海?


当然,这方面大马政府也该作出配合。至少别再把此专业的严谨大专培训,沦为犹如以数量达标为导向的批发出产工厂。结果最终导致供过于求,栽培了大量不符最低能力条件的法律系毕业生,严重破坏此 领域的竞争力和专业素质。


原文链接:

Σχόλια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